《偽置記憶》repo

噫我每次以我碼了幾千字論文上交老師然後收到老師回覆的紅字的心情看REP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啦謝謝你!!!!每次都超詳細的天啊!!非常感謝!

回覆我就回在轉轉載回自己的這邊吧!(以便我半夜偷編輯(


總之, 還沒有看過偽置記憶的孩子注意劇透唷!


孤独的观测者:

慣例的前言。
本文是刀劍亂舞二次創作漫畫《偽置記憶》的repo,以下內容一定會包括劇透,個人偏見與錯誤猜測,與作品無關的愚蠢發言,以及有關《鬼話連篇》(上)的雜言,請不能接受的人使出ex猛擊關掉這篇文章。
其實早就應該來repo了,不過又是考試又是CP之類的事情實在是有點多。
還有就是個人對這本的感想,一言難盡。會試著表達一下,很混亂,不能理解就當我在用臉滾鍵盤吧。


 @腦洞哪家強 出門右轉F5鍵 F5老師請接收我的石破天驚LOVELOVE拳!!!!(你誰啦快走開)


封面:
出演角色:一期一振,亂藤四郎,鶴丸國永,藥研藤四郎,大俱利伽羅。
這次的封面第一眼看過去只有一期一振一個人。然後第二眼看到的是亂的腿,鶴丸的腿,藥研的腿,還有大俱利伽羅的腿。
兩個面具。一期看著的是293的面具,上面還有一個271的。
這個一期哥……是哪個一期哥呢?
嗯,這個問題我們之後再說。
特典的吊起來掛件是個提示。
F5老師我喜歡你啊每次寫repo我都會覺得我大概從來沒存在過的智商從黑暗的深淵中努力地想要回到我的身體里來雖然每一次都復☆甦☆大☆失☆敗(靠北)但是它們有這個心我就很感動了

我在講啥鬼啦(……
還是不要想那些了,我們看看本體吧。

ROOM ZERO

西蒙尼德斯的這個故事其實我這是第一次聽說,還特意問了下谷歌具體是怎樣,很無知真是不好意思(。
很有恐怖片的感覺的畫面。從始至終都是如此。
沿用鴉丸這個稱呼吧,鴉丸真帥。

視角轉移后看到的畫面是一期背著亂走在森林里。是雙眼漆黑的一期。凝視的方向是審神者宇都宮和……看身影應該是巖融。這一部分很奇怪,至於為什麼奇怪等會兒再提。

整個ROOM ZERO的部分都很模糊不清,但是非要說的話,這一部分應該是一個‘開始’,有關漢塞爾的瘋狂的開始。

ROOM 4185(上)
扉頁上的墨水和大量的紙要看到最後才能明白其意。
糖果看上去就像是什麼毒品一樣……?(並沒有)總之從作畫就可以感覺得到一期的精神狀態很不穩定。

有新刀掉落!一期一振!
話說我家一期哥當年也是在5-4的大溝里撿的耶!不會也是黑兔子吧!(離題)
厚的敘述中“仿若人類的形容”,放在後面看,越看越覺得耐人尋味。看得越多越覺得信息量大。

一期哥一下地就被丟出去遠征沒問題嘛嘛嘛嘛嘛真的不會失敗嘛……我在想啥(。
亂你知道嗎,牛奶還可以美白豐胸(咦)而且喝了不會胖哦,為了可愛才更要喝牛奶啊!牛的分泌物這個說辭簡直就是牛姨家的矮豆啊!
厚起床后發現亂不見了這個部分讓人想起空想里的清光和安定,不過這邊發生的事情該說是更好理解還是更難理解一點呢……

死了之後會變成花什麼的,還真是漂亮呢。

關於ROOM 4185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一點個人看法和總結。
首先一口一期一振來到宇都宮4185的本丸,然後立即或者至少看上去是立即去往遠征。在這期間,鴉丸(即Lv???,不戴面罩布的群鴉中的老妖怪,空想中出現的黑髮職員,最初的、271的鶴丸國永,第八天的神明大人)和他的同伴的鳴狐潛入了這個本丸,在黎明之前,一個指示一期一振殺死宇都宮4185的亂(以下簡稱原亂),換成271的亂(簡稱黑亂)。鴉丸說了天亮之前全部換掉,那麼大概真的除了厚(宇都宮的,271的原厚已死,不知道這個厚會怎麼樣)外全都換掉了。最後一部分喝下牛奶的黑亂也好,分發早餐的藥研或者是妹妹頭雙子也好,都和昨天早晨上見到的那個人不是同一個人了。
哇靠,這麼一想真是有夠恐怖耶(笑)。


ROOM 271
直接寫ROOM 271而不是293(震驚)不過想想也很正常,因為這個部分里出現的主宰者們,嚴格意義上來說可以說是271而不是293(雖然這個293已經和271非常接近了)的刀劍。再嚴格一點的話可能群鴉啊七彩國永啊都不算,只有那個三日月——雖然我們也不知道他究竟是通過什麼方法才回到了293身邊來。
這邊基本是補充說明了一下群鴉的設定,很直白。三日月還是猜不透,但是猜也沒啥意思。

1.該說真不愧是鴉嗎心這叫一個大啊,說得出“每一個鶴丸國永都需要自己的空間幹些蠢事”然後立即就幹什麼的真不愧是真不愧是ry
2/三日月從不去分辨群鴉,為什麼呢?這件事有理由嗎,或者說去分辨群鴉才需要理由嗎?第七天的模仿犯是本故事目前最猜不透的一個存在了,總之他是個大腹黑+大BUG,反正我們也跟不上他的思路這段話就此結了吧(放棄思考坦然狀)
3.從死(4號)的發言來看難道加上鴉丸一共有八個鴉嗎(驚)目前我們一共就看到4個,其中慘(3號)在上一本鬼話中露面,就是那個把自己的刀丟給人魚三日月的經常亂刷存在感的傢伙。
4.從這邊的作畫可以看出另一點:只有鴉丸的脖子上是黑色項圈,其他的群鴉脖子上全是原作鶴丸國永的金鏈子,也就是說前面ROOM 4185屋頂上那貨是鴉丸沒錯。(我上次是不是把慘當成鴉丸了?)

三日月怎麼看一期一振這個問題,還有“極度自私”這個形容詞的意思……這、這我還是在這裡跳掉。有關一期哥的問題我想留到後面……太複雜了。
說起來看293出門演練的那一格,293是帶著今劍,沖田組+……小狐丸嗎?這幾個都已經是黑兔子了吧?感覺到了鴉丸工作量真是有夠大。 
群鴉居然在喝可樂!三日月喝茶,你們居然喝可樂!

宇都宮4185,這個名字其實鬼話上就出現了。不過沒想到居然是個妹子。
說起來居然說是病房什麼的還真是不可思議,一般的女孩子在被帥哥團團圍住的本丸一般不都是被迷得找不著北嗎(?)怎麼好像對烘焙的興趣還比對刀男們興趣大點的樣子?算了人各有志搞不好她其實喜歡百合……(等等)而且271系列中的審神者的待遇確實是病房級的。
說起來宇都宮的這種自私其實是個人都會有,這個世界也正是靠不計其數的自私建立起來的。沒有自私的話利他主義根本無從存在。自私很好,正因為大家都想著自己,我們才能平衡地也為他人著想。雖然這麼說起來聽起來很正能量,但是假如故事的主角是一期一振又如何呢?


山姥切狩獵者山姥切真是太帥太可愛啦————————(廚滾出去)


嗯,回過頭來,怎麼說呢?
如果偽置記憶這部本子可以分為3個部分的話,ROOM 271顯然是最先獨立出來的。這個故事從頭至尾都以一期一振為主角,而ROOM 271是由主宰者們的視角對一期一振及其相關事宜的觀測結果。ROOM 4185(上),連同其后的ROOM NOT FIND的最後部分(也是那個吃早餐的部分)則是更接近故事中心發生的事情,即一期一振如何殺死另一個本丸的粟田口的事情。

然後呢,這還不是故事發生的全部。
最核心的部分在這裡,我想說說我的答案。
有關一期一振的故事。

首先,這個一期一振應該是沖田271的一期一振沒錯。
我認為ROOM NOT FIND整個兒就是沖田271身邊的一期一振的記憶(所以就不太想單獨掐出這部分來說了)。作為刀劍被鍛造出來時的恐懼和焦躁,從人性化開始偽裝的溫柔就是第一步。武器不會做夢,因此利己主義的夢一定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
再之後迎接的審神者的死亡,從描述和畫面都可以看得出來那就是空想的序幕中被殺死的沖田271。再之後就是逃亡和厚的死亡。一期一振在經歷了這些之後,站在森林里看著遠遠的宇都宮本丸。
但是同樣的這個部分,在ROOM ZERO里我們看到的是巖融和宇都宮,而為何此時的一期一振眼中卻是另一口一期一振和其他粟田口短刀?
注意到我之前說的那個奇怪的部分了嗎?那裡的一期一振的眼睛是黑的。是無神的。他看到的真的是我們看到的人和東西嗎?
我是這麼想的。一期一振凝視著的並不是真相,而是他想象中的自己。望著那個還能對著弟弟笑出來的自己,一期一振無言地詢問著——“為什麼你還能笑出來?”
瘋了,都瘋了。一期一振明白自己是瘋了。


那之後發生的事情是什麼呢?
271的一期一振,就以那個姿態,回到ROOM 4185的開頭,成為了宇都宮眼前的溫文有禮的稀有刀。然後,在出發去遠征的早上,一個接一個地殺死了自己的弟弟們,再換成亂帶著的那些,271養起來的粟田口短刀。除了厚以外,這裡的粟田口短刀一個都沒留下。

然後,殺人犯被鎖在了房間里,永遠地寫著懺悔書,再也沒能醒過來。
要讓我用人話描述一下發生了什麼的話……大概,可以說,一期一振他,用偽置的記憶把自己因為抹殺了其他粟田口而崩潰的‘人格’覆蓋掉了。
對,我看完本子之後很長時間是懵逼的,因為我不確定從頭到尾到底出現了幾個振哥……但是我覺得,應該,應該是只有一個的。

再回過頭來看看振哥是怎麼崩潰的。我們把271的一期一振,也就是本子里出現的那個被鍛出來的時候由長谷部接待(?)的一期一振獨立稱之為白振好了,雖然他也並不白。
首先振哥想起的是什麼?作為刀凝視著人類的生活方式,再然後是來到本丸后被作為人類對待的人格化。不論是兄長還是弟弟又或是家族,那是人類給予自己的定位,要將其當做幸福去看待嗎?我們一般所見的比較輕鬆的二創的振哥大多是弟控或者至少是非常關愛弟弟的形象,那麼如果振哥在深陷其中的同時也對‘人類的生活方式’產生疑問呢?
當然這絕不是質疑振哥不愛弟弟或者說不像人類。在習慣了刀劍設定的我們眼中,振哥一定是愛著弟弟的,不論是遊戲的原設還是常見的二設,當然偽置這本里也是一樣。如果振哥不愛弟弟們,那就不會在殺死原亂時流淚。不如說正因為愛所以覺得痛苦,正因為愛得太深才會站在記憶的迴廊里一臉茫然不知所措,才會永遠在不會打開的房間中寫著漢塞爾的反省文。只是他在愛著的時候也覺得自己的愛是瘋狂的。三日月說振哥是非常自私的‘人’,我個人的理解是,因為人類一般的愛已經成為作為武器的振哥的自我,愛著弟弟就是愛著自己,同樣的,如果不愛弟弟的話,自己的存在性也會消失吧。
這樣的振哥看著長得一模一樣卻有著不同內容物的弟弟們,會想著什麼呢?他當然還是要殺了宇都宮的粟田口短刀,但是他不痛苦嗎?他會痛苦的,因為他很自私啊,他把‘自己愛著弟弟’這件事當成既有概念,而殺了亂的那一瞬間流下的眼淚,那不就是因為在加害的同時又受害的痛苦嗎?
所以白振瘋掉了。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這個自己殺害了所有弟弟的事實,在偽置記憶的宮殿的盡頭不斷地寫著反省文。他和三日月、山姥切在某個角度上是同樣的。他們都拒絕複數的自己的存在。山姥切是因為國廣最高傑作的驕傲,三日月目前則沒有闡明,而一期一振……太複雜了。如果有複數的話還是一期一振嗎?如果不愛弟弟的話還算是自己嗎?能因此就不去對不屬於271的弟弟們舉刀相向嗎?人類的自我到底要殘害自己到什麼地步?如果能像花與朝露一般逝去,是不是就不會再有遺憾了呢?
太慘了。屬於271的白振太慘了。無法得出結論的他,有著黑色眼睛的他,最終也沒有從記憶的宮殿里走出來。鴉丸去接他了。他拒絕了。他再也不會出來了。他會永遠地睡下去。不過沒關係,新的接替人已經確立出來了。
有白振就要有黑振。這個黑振是我們熟知的完美的一期一振。溫文爾雅的笑容和得體的舉止,在本子的最後,他用那種態度對待俱利,俱利也憤憤地說出了‘你就永遠睡下去吧’——黑振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是白振封印了自我之後,用偽置的記憶創造出的如同木偶一樣的另一面嗎?如果白振不會回來,黑振他在麻木的黑兔的入侵中,最後又要迎來怎樣的結局呢……

以上就是比較完全的感想……然後底下是零碎的想法,有《鬼話連篇》(上)相關。

*這一本《偽置記憶》的時間點應該在鬼話上之前?這一本里的振哥在宇都宮家,而鬼話上在醒來的西浦鹿百合的光忠身邊的振哥應該已經是黑振了,俱利則還在293身邊。鬼話中宇都宮家的粟田口短刀已經全部都是黑兔子了,俱利也離開293呆在西浦鹿百合身邊。
*鬼話上中,群鴉的對話中也提到《糖果屋》是上一個故事,《人魚公主》則是鬼話上本身的故事,那麼接下來上演的會是群鴉談到的《白雪公主》嗎?
*振哥可能有兩個(即在森林里撿到的那隻振可能是獨立的而不是271的,不過特意強調森林撿到,我個人還是傾向於是同一個),我為有一個還是兩個大傷腦筋,最後因為透明小卡上的振哥寫著‘最後一個’猜測是只有一個(這裡的‘最後一個’我猜不是物理上的殺死而是精神上的死,即不會再回來的白振),不過其實有沒有第二個不是很有所謂。如果真有第二個那無非就是振還多殺了一個自己而已。
*還是透明小卡,右下角的逃亡者指的應該是雙關……?逃亡到宇都宮本丸的271的振哥&從偽置記憶的宮殿里逃出來的黑振?
*振哥的眼神變化應該是個提示吧(畢竟出現兩個大特寫)?黑色眼睛的振哥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實的,而且精神應該極度不穩定?當然如果不是這樣的就當我想太多(抹臉)
*鳴狐也是能接受複數的自己存在的角色吧。總覺得著墨重的角色(ex:山姥切,振哥,三日月,光忠)都是偏執狂什麼的,這種能平淡接受的角色定位反而讓人有點意外了。(不過我很喜歡小叔叔這種感覺。)
*俱利只有最後有特別出場,但是存在感真的很強。鬼話上的俱利對光忠和偽置里的振哥對粟田口短刀的態度是蠻強的對比,兩個人都很讓人心疼。
*ROOM 271的后頁出現的打破的杯水應該就是暗示振在斬殺弟弟們吧……。
*鴉丸最後和白振(其實我認為在門外然後走進去的黑眼睛振應該不是白振或者黑振而是振哥更加深層的自我,不過感覺比較傾向於白振)的對話的幾頁很棒,雖然整個本子都很棒,但是這幾頁太棒了。氛圍也好,振哥的表情和抹去雨水的動作也好,笑容也好,鴉丸帶著錯愕、看起來有點遺憾的表情也好。鴉丸的角度應該是很珍惜271的同伴的吧。對於白振的離去,他內心會是怎麼想的呢?在黑暗中的門關上的時候,代替271來接271的一期一振卻沒能接到的鴉丸,他會覺得難過嗎?
*火焰燒起來了,然後雨澆滅一切。記憶消失,漢塞爾陷入沉睡。偽置的記憶最終取代一切。
*F5老師的本子每次都能讓人在狂氣后找到略帶悲傷的餘味,給予刀劍角色們新的思考角度和詮釋方式,除去世界觀外,這一點我也非常喜歡!!!

以上就是這次的repo,一樣的謝謝閱讀。雖然這次只是想寫些感想,但是一不小心又變成長篇大論了。F5老師如果能因為收到repo感到高興比什麼都好,還希望能被指出我的錯誤來。
如果271系列還有新作,我大概還是會寫這麼長的repo。當然,F5老師的身體和心情才是第一位的。如果因為肝本子累到,還希望您能夠多多休息才好。我愛F5老師(不要趁亂告白),也希望271系列作品能被更多人看到和喜歡。

转载自:孤独的观测者
评论(10)
热度(30)
  1. 腦洞哪家強 出門右轉F5鍵孤独的观测者 转载了此文字
    噫我每次以我碼了幾千字論文上交老師然後收到老師回覆的紅字的心情看REP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